樊籬

▶方博
▶周雨
▶尊爵/蹲蹲/阿任♥

/基本上就是月中眠的末期迷妹了
/日常吸濤

頭貼繼科,
一個把我帶入這一切,喜歡上很多事情的人。


用文字告诉你,我与我那不算强大的心灵,他们的故事。

今天超頹廢

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能夠對著程式看老半天


沒唸甚麼書 幾乎都砸在那個加分題上

雖然還是沒做出來

又超級不想用那種暴力算法 結果就不打算交了

後來簡直是純粹做爽的XD

程式真的蠻有趣的 不過我真的看不懂網上那些專有名詞

只好用自己的超淺白理解去解釋幾個上課提到的詞

感覺很糟糕啊w


砸了三小時上去真的很滿足

雖然成就感還是沒有得到XD


真希望自己數學很好

邏輯也能好一點啊……

祈禱忙碌的這個月裡

我能夠把這個題目寫出來

他上課是說用三個值就可以了,所以我以此為目標

然而我以往都給自己設超高門檻 導致過的機率超級低(?


之後打算把每天的上課重點打下來

測驗自己一天的課聽下來還記得啥這樣w


我還是沒聽懂數學課

只對實係數方程式的一個概念比較有印象點,畢竟那是我少數聽懂的嗚嗚嗚

f(x)=ax^2+bx+c=0

自公式解可得兩解α. β,相加=-b/a,相乘=c/a(?)

F(x)=k(x-α)(x-β)=0


二次函數→

交於X軸於α和β兩點,

可知(α+β)/2=拋物線之頂點


α+β=-b/a=頂點的兩倍





英文




聽不懂

單字障礙嗚嗚嗚


今天背的英雜

祈禱考前還記得


extraordinary →extra(超出的) ordinary(普通的;平凡的)

shoot-shot-shot 射擊v

chat-chatted 聊天v

suffer 罹患;受苦v → +from N →罹患……(病);受……的苦

advice 建議;忠告n →不可數→Ex.a piece of advice


好的

我還是忘了一個嗚嗚嗚


▶action 行動n →不可數


▶S is/are said to be/VR(時態一致)/have V-en(不一致)

→It is said that S+V

據說……


/believed、rumored、reported



▶S may/might/can/could/must+V(???)


這個我真的判斷障礙Orz




地理


地形三要素

構造 →岩層相關

?? →岩漿

時間 →


為什麼我越後面的課印象反而淺的可怕。


風化(Weathering)

★氣候


定義:地表上的物質變成小碎塊。(?)

分為化學及物理風化


化學 Ex.碳、水化、氧化

物理 Ex.凍融(?)作用、生物活動、熱脹冷縮、結晶




地科


我以為我終於懂了

直到最後一段我又有點懵了


這裡超抽象難講

到時候複習記得拿兩把傘,其柄當天球的極軸(O





晚安:)


段考沒有結束

然而比起之後校慶社團甚麼的一次砸來
我更希望段考繼續下去

先預祝自己至少最後兩科能及格
至少

嗯。・゚・(ノ∀`)・゚・。

記個隨筆,有關思考。

這個社會常常運用多數決。

少數服從多數

卻沒有人記得下一句的

多數尊重少數

——自滑IG看到一篇笑話(雖然我沒找到笑點),的留言區提到了句護家盟,加上公民的異性戀霸權,所導致閃過的瞬間片刻(?

最近很喜歡這個遊戲來打發時間
雖然也沒時間可以打發了
不過還挺舒壓的
讓輕微強迫症能用所得的相同形狀去填補真的舒暢

不過自己好像都習慣以固定的模式去玩
這大概是為什麼我第一天下載時的紀錄維持了這麼多天還在上頭吧

也許
等到我跳脫了框架
會有所不同

只是我現在沒有那種勇氣





然後
最近去完圖書館回家在同一條路上都看到不同的事情

例如
一個機車撞上自行車的畫面在我眼前。
一個小屁孩在餐廳外洗手台洗手,洗完調成最大卻不關水,逕自進去。
一個人蹓狗不牽繩,任其穿行車流和小巷。

前面兩個我到現在想到都會覺得自己是個很糟糕島人。

明明看到了第一個,
而且是在自己前面那台車子發生的。

想要煞車去幫忙看情況,
腳卻沒有離開踏板。
騎回去的時候,
內心很擔心那台倒下的機車,還有上面的兩個老人。

但自己只是這樣騎過去。

還感覺開脫似的,對自己說,因為我需要趕回去。

糟糕至極。




第二個。
那時候剛好遇上紅綠燈,我停在路口,右手恰是餐廳。
當初只是掃到了那個孩子,也沒多看。

後來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水聲持續這麼久,轉過去一看是明顯地浪費行為。

紅綠燈很久,足夠我去停車下去關掉。

但我卻把時間花在了思考,要不要去關?會不會是有原因才這樣的?我等等趕得上綠燈嗎?

然後,
熬著一分一秒的,它就綠燈了。

我聽了幾十秒的水聲流逝,
而那個流逝實際上可能維持了很久很久。

直到有人發現。

第三個是我很不解的

慣例經過的巷子
多了披外套的女子和一條中型犬

那隻狗狗S型地從巷子的左到右反覆晃著。
巷子其實不算小,至少兩台反向車能夠過去。

我在後面慢慢騎著觀察一會,想說狗狗剛切過去,趁現在超過。
結果那隻狗也突然換回方向,
真不曉得該慶幸自己車子有點問題,騎不快
還是慶幸自己就怕這情況,而放慢的速度和準備著的煞車。

後來又是那個路口,我等紅綠燈,和前方一台應該是要右轉的家用車。

那隻狗趕了上來,在那台車子旁邊徘徊,那個女子還沒看到身影。

狗狗還沒繞過車子,大概是剛走到車前,也就是死角的時候,我最擔心的綠燈亮了。

只是剛好一台公車停在轉彎處,使得家用車沒有直接轉過,而是停了一下。

也就是這一會,那隻狗狗到了車子的右前。
這時候,女子才慢慢走來。

後來我也不知道是如何,不過應該是沒事的。

第一次知道為什麼會呼籲蹓狗要牽繩,以前真的不清楚是甚麼意思,直到今天才懂。

這是一種對用路人的安全,亦是保護毛小孩的方法。

然後,
我其實很想和她說——

請把每個生命都看得一樣重要。

好了

晚安

突然一個想法

意外發現自己跟國中的朋友聯絡還能維持真的很高興。
畢竟我是個懶得回訊,也不熱衷交際的人,原本以為畢業以後就跟國小一樣,很多再要好的人終只是過客。

國小的時候對誰都挺放不開的,
就是和誰相處都一樣,戰戰兢兢,盡力圓滑,完全沒脾氣的那種(?
親密中卻帶著疏離的把控吧w

然而在學校就算有多少會彼此招呼,聊上一二句,或者成天廝混打磨一塊的人,畢業後卻也沒留下幾個。w

國中玩了非官,習慣性地就也套入現實,放飛自我,秀出本性了。
不過在學校成天待在一塊的朋友真的是都最先斷聯繫的人,我這是甚麼迴圈嗎。

真的蠻高興的。
看到一些沒有想過會再出現的名字,在通知欄躍起。

就像竹馬、青梅、老謝他們那些認識了快要十年的人。

還有一些奇葩極端的朋友分佈,雖然都不太聊天,在學校的交流也不是最多的。

像是劇透和句點我為樂的毒舌、
理科超猛,覺得我是智障的學霸們、
再者就是聊天範圍不大,常常迷之冷場,但就是會在適合時刻出現,讓你內心跟現今全球暖化一樣飆升的可愛妹子。
還有當年快畢業才發現心靈方面超契合的姬友。(?

以及那些沒有見過的網友。
自己真的回訊慢到常常被擔心人身安全(O),但這段關係還是能這樣斷斷續續維持著,每每想到這裡,都特別感謝也對不起。QQ

是說今天午休突然算出跟師傅認識了五年,覺得自己真老了wwwww

普通的一天。

依舊是讀不通一科,
數學磨去了三個小時,也不過消化了寥寥一節,建立起的觀念,放到試題上還是無一破口。

下午兩點前的幾分鐘,竹馬騎來,我倆有一搭沒一搭地往圖書館的方向去。
剛停好車,就遇到了認識的人。

進了自習室,又一個。

坐了一會,有人拍了我肩,抬頭一看是三個很可愛的朋友。

等她們回去自己的位置後,右側的竹馬戳了戳我,說:「你看那邊。」
其實一眼我就看到了那個距離兩三個長桌還有一個走道的人。

畢竟是追隨過六年的身影。
或許那句老掉牙的「化成灰我都認得」是成立的。

但我還是不願意去面對。
竹馬以為我沒看到,低聲說了他的名字。

其實我以為自己會像預期那樣淡然,或者釋懷。

但不停抬頭、用過長的瀏海遮蓋那飄去的目光,卻讓我感到害怕。
太想要卸下這份辛苦自己,卻一無所獲的情感。

竹馬走了,沒有手錶的我把手機從夾層翻了出來,剛過五點一會。

地理被取出。

過了一會,
可愛的朋友那桌都是認識、相伴過三年、或熟或不熟的人,他們也要離去了。
另外兩個不知道何時走了,剩下的那個特意跑來後幾排這裡,說了聲再見。

特別溫暖。

六點,他還沒走。
不知道自己期盼什麼,目光週期性地掃過那,確定人的存在。

六點半,當我結束一段理解時,抬頭他已經背上背包,推進椅子。

我裝作從容地迅速收拾好自己。

也還是沒有搭上一班電梯。

真的很奇怪吧,我。

其實情節很相仿。

明明沒有緣份的兩個人,
卻始終看不明白,不自覺地做起追尋者。

車子跨上,我堪堪趕上了紅綠燈,畢竟那條十字路口真的十分漫長。
卻沒想到彎過去能見著他跨越馬路的身影。

他低頭滑手機,
我只騎了過去。

如果這是最後的相見,那該多好。



回來滑了一下,看到好多同校今日份的讀書紀錄,就覺得自己大抵是沒救了。

原諒我今天的波動

朋友的精神狀態越來越糟

我數學看不明白
崩潰到哭了一回又一回

我們聊了兩個小時
他跟我說他的情況

我不知道
我該以了解這種心情的角度去回覆
還是要去讓他不要往這方面想

帶了抽屜裡近乎三分之二的書回來
第一天卻就這樣混了過去
書讀不完

我內心的思緒很亂

但我也不可能放著對方一人

我最後還是兩個方式夾雜和他對話

他說要去思考一下

我打了幾段
那種我自己壓抑著噁心的樂觀言語
只是為了告訴他
好好活著

這也是我兩個小時提心吊膽的事情

收好書
躺到床上
手癢開了IG

他的限時發了兩篇

一篇是滿滿的文字

但母語是中文的我好像就看懂了一句
「提點有建設性的好嗎?」

一篇是

「上一篇沒有針對任何人」



我很抱歉浪費了他的時間
我沒辦法說出什麼有用的話語

我還不會讀書
我還沒有專長
我已經穩坐倒數了

我不擅長跟人說話
我討厭和人交際
更厭惡把自己的情緒和故事告訴別人
那讓我沒有安全感

但我把我從來不願別人知曉的糟糕個性
告訴了他

然後啊
就那樣啊

我並沒有幫到人
也沒有為現況做出改善

只是

像個 「不了解的人」






我不知道我打這篇的意義

只是有點混亂

然後
我討厭不等式啊啊啊
算式跟筆記怎麼可以錯處這麼多啊啊啊啊
我以為只有化學是這樣而已啊啊啊啊(學渣的咆哮

絕望之一
無論如何都逃不開死亡的想法



不是長期的籠罩
才能稱作心如死灰

有那麼一種人
一天都能在喜悅中度過
可以從無聊中找到小確幸

承受不起一點打擊
把小事無限放大 反覆深究
自卑自怨自艾
放逐一切
最後以為離去是完美結尾




然後
那個人在明天或是後天到來之時
又會在公車沿途景色裡
街道往來人流內
教室喧鬧對白中
找到那麼一點幸福

日復一日

那種人
可以瞬間墜入冰窟 二話不說地別離
也可以拍去塵土 起身加入他人



同樣不變的是
那踏入過內心一次
就無法揮散的百了



我在打三小(・ัω・ั)

.我家兔子,睡前討摸成了習慣。

標題不符系列(・ัω・ั)

最近好懶得滑手機,不想回訊息。
以前還會為了誰而在大半夜看到通知,愣是要趕緊點進去,深怕錯過了甚麼。

可當那些人都不再聯繫,
當那些人都走上新的路途,
這種用網路連接的紀錄,說白點都只是0和1罷了。

扯了些有的沒的
就是
我好懶得開Line、FB、ig叭啦叭啦的程式。
可是又不能不回覆

也許是一種逃避吧

我真的不太喜歡社交
也對於聊天沒甚麼太大的興趣

能吐露心聲、分享日常的朋友其實不少
只要我能夠卸下顧忌
最近閒來無事,在學校不想看書,吃飯不知道怎麼打發我都這樣騷擾同齡的遠方友人w
可是不知道為何
好像除此之外的人
我都不想要去點開
也希望那些上線時間可以被屏蔽

忙碌算是藉口

只是不想要與人互動吧

但是每次想到自己放置了別人訊息
就覺得罪惡感好重

也許是這樣的原因
現實認識的朋友們,在現實中我們會聊得起來,但到了網路,卻是幾乎不聯繫。

最後畢業了,還是怎麼著,漸漸遠之。

相反的,和網友反而還更常回覆吧。

大抵是因為現實對我而言,太沒有安全感了?

就隨便嘮嘮

又下雨了
明天還要六點半早起
覺得再不睡就完了XD

0914

今天的紀錄。

第一天的校內工讀,除了塞滿三箱的垃圾袋,貼標籤到紙箱,整理學務處後走廊的一點雜物。
意外輕鬆,
而且地理老師還挺可愛的,就是蠻改觀的吧,雖然還是很可怕w
今天上課座號被Cue兩次回答,還以為怎麼了w。

工作時間也就午休
表上是12:20-13:10
但實際上10分下課直接過去,然後她說我55就可以回來休息一下,對身體好(?

蠻對不起飯友隔壁桌的
還要等我回來才一起去買垃圾食物做午餐

後桌在考英翻的時候,突然問我要不要蜂蜜蛋糕,但因為還不熟,我也不好意思,不過我真的超感謝她w

最近太窮了,要東省西省,也不敢跟父母拿其他錢繳教材或是班聯費用,只好辛苦一下中午了,反正早餐我都拖到中午吃。XD

難怪最近吃完晚餐飽足撐不了一時,餓的特快哈哈

今天沒有第八節
但跟小組妹子留下來錄英文課文
其實我們拖時間比錄音花的時間還長,我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說可以開始www
不過我們算是二次過吧,第一回是我第一句就捲舌部分直接打結,於是兩個笑場。(?

第二回就是,嘿、結束了。(?

走得時候她還拍了張合照Po限時,其實我真的鏡頭恐懼,以前的朋友都會知道,所以這種經驗很少,但幾次體驗後格外有趣,雖然我表情真的爆醜,用手遮也是wwwww
還是這是本人的問題(?

然後出校門的時候
妹子要走去捷運站
25剛好到站 然而我們設回程的站牌超遠w
就直接去對面搭11回去
所以也就分開了

還差點沒趕上11
大概還有一兩輛車的距離,車子已經快到了,我現在超感謝司機的視力。

那時候大概16:4x吧。

然後我就看小說(嗯,今天逾期,但是考試時間都很散,沒法看完的我就是這麼廢)搭了半小時。
我看越來越接近衛武營那裡,我就看一下時間,發現已經17分了。

前天跟竹馬聊天
他說他們第八節是15分下課
我就想說
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結果
那站就兩人上車

一個他。

然後我還是在看書,他可能沒注意w
坐在我前排沒人的位置,開始發呆(?

搭到站的時候
那傢伙走了離他家快一半路才突然認出我
我有點意外,我以為他會眼瞎到最後(O

我們大概平均間隔幾步,基本上水平或各自都有超前的狀態,所以,我是真的懷疑他的視力wwwww

然後我們就聊啊聊,我想說他家應該比我家近,為什麼走到到我家剩一半的時候還在旁邊聊天。
那傢伙跟我比了比後方,說剛剛經過了。

好,
您多走路運動。

於是我們就聊到了我家底下,
七點多補習的人我不懂為什麼要跟我多走快十分鐘的路,
雖然我最後因為每天坐到屁股疼想運動,又陪他繞回他家了。

我好廢(・ัω・ั)。

我竹馬一路上都在跟我分享,
他們學校的好Balala,還有撩妹技能的學習

我就拿著手上的外套說:
你想吃我們學校外套嗎(・ัω・ั)?

每次跟他聊天我都覺得自己被昇華了一個層次,論如何一本正經掉節操。
簡直始祖了他。

他對於中第三志願攝影,跟身邊人全部都是上第一、二志願的熱音跟吉研,表示忿忿。

然後,他這家伙跟我說,20分鐘可以寫完數學,所以都不提早去寫試卷。
這件事情,我表示跟他沒完。

明天小考數學,要炸。

其實他不是正統(?)名義上的竹馬,只是比較好區分而已,我們也只認識快十年2333

所謂男女純友誼,這就是表率
他真的越大越不毒舌我,有所成長,突然覺得是自己退化了。(?

回家之後還有點難受的事
不過好睏哈哈
也不想打那些了
今天整體這麼莫名
我當然要莫名結尾


我在說什麼

好睏
晚安(・ัω・ั)

別害怕
我們都孤寡

望著高樓的窗外,頭戴式傳來了這句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