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籬

▶方博
▶周雨
▶尊爵/蹲蹲/阿任♥

/基本上就是月中眠的末期迷妹了
/日常吸濤

頭貼繼科,
一個把我帶入這一切,喜歡上很多事情的人。


用文字告诉你,我与我那不算强大的心灵,他们的故事。

.我家兔子,睡前討摸成了習慣。

標題不符系列(・ัω・ั)

最近好懶得滑手機,不想回訊息。
以前還會為了誰而在大半夜看到通知,愣是要趕緊點進去,深怕錯過了甚麼。

可當那些人都不再聯繫,
當那些人都走上新的路途,
這種用網路連接的紀錄,說白點都只是0和1罷了。

扯了些有的沒的
就是
我好懶得開Line、FB、ig叭啦叭啦的程式。
可是又不能不回覆

也許是一種逃避吧

我真的不太喜歡社交
也對於聊天沒甚麼太大的興趣

能吐露心聲、分享日常的朋友其實不少
只要我能夠卸下顧忌
最近閒來無事,在學校不想看書,吃飯不知道怎麼打發我都這樣騷擾同齡的遠方友人w
可是不知道為何
好像除此之外的人
我都不想要去點開
也希望那些上線時間可以被屏蔽

忙碌算是藉口

只是不想要與人互動吧

但是每次想到自己放置了別人訊息
就覺得罪惡感好重

也許是這樣的原因
現實認識的朋友們,在現實中我們會聊得起來,但到了網路,卻是幾乎不聯繫。

最後畢業了,還是怎麼著,漸漸遠之。

相反的,和網友反而還更常回覆吧。

大抵是因為現實對我而言,太沒有安全感了?

就隨便嘮嘮

又下雨了
明天還要六點半早起
覺得再不睡就完了XD

0914

今天的紀錄。

第一天的校內工讀,除了塞滿三箱的垃圾袋,貼標籤到紙箱,整理學務處後走廊的一點雜物。
意外輕鬆,
而且地理老師還挺可愛的,就是蠻改觀的吧,雖然還是很可怕w
今天上課座號被Cue兩次回答,還以為怎麼了w。

工作時間也就午休
表上是12:20-13:10
但實際上10分下課直接過去,然後她說我55就可以回來休息一下,對身體好(?

蠻對不起飯友隔壁桌的
還要等我回來才一起去買垃圾食物做午餐

後桌在考英翻的時候,突然問我要不要蜂蜜蛋糕,但因為還不熟,我也不好意思,不過我真的超感謝她w

最近太窮了,要東省西省,也不敢跟父母拿其他錢繳教材或是班聯費用,只好辛苦一下中午了,反正早餐我都拖到中午吃。XD

難怪最近吃完晚餐飽足撐不了一時,餓的特快哈哈

今天沒有第八節
但跟小組妹子留下來錄英文課文
其實我們拖時間比錄音花的時間還長,我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說可以開始www
不過我們算是二次過吧,第一回是我第一句就捲舌部分直接打結,於是兩個笑場。(?

第二回就是,嘿、結束了。(?

走得時候她還拍了張合照Po限時,其實我真的鏡頭恐懼,以前的朋友都會知道,所以這種經驗很少,但幾次體驗後格外有趣,雖然我表情真的爆醜,用手遮也是wwwww
還是這是本人的問題(?

然後出校門的時候
妹子要走去捷運站
25剛好到站 然而我們設回程的站牌超遠w
就直接去對面搭11回去
所以也就分開了

還差點沒趕上11
大概還有一兩輛車的距離,車子已經快到了,我現在超感謝司機的視力。

那時候大概16:4x吧。

然後我就看小說(嗯,今天逾期,但是考試時間都很散,沒法看完的我就是這麼廢)搭了半小時。
我看越來越接近衛武營那裡,我就看一下時間,發現已經17分了。

前天跟竹馬聊天
他說他們第八節是15分下課
我就想說
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結果
那站就兩人上車

一個他。

然後我還是在看書,他可能沒注意w
坐在我前排沒人的位置,開始發呆(?

搭到站的時候
那傢伙走了離他家快一半路才突然認出我
我有點意外,我以為他會眼瞎到最後(O

我們大概平均間隔幾步,基本上水平或各自都有超前的狀態,所以,我是真的懷疑他的視力wwwww

然後我們就聊啊聊,我想說他家應該比我家近,為什麼走到到我家剩一半的時候還在旁邊聊天。
那傢伙跟我比了比後方,說剛剛經過了。

好,
您多走路運動。

於是我們就聊到了我家底下,
七點多補習的人我不懂為什麼要跟我多走快十分鐘的路,
雖然我最後因為每天坐到屁股疼想運動,又陪他繞回他家了。

我好廢(・ัω・ั)。

我竹馬一路上都在跟我分享,
他們學校的好Balala,還有撩妹技能的學習

我就拿著手上的外套說:
你想吃我們學校外套嗎(・ัω・ั)?

每次跟他聊天我都覺得自己被昇華了一個層次,論如何一本正經掉節操。
簡直始祖了他。

他對於中第三志願攝影,跟身邊人全部都是上第一、二志願的熱音跟吉研,表示忿忿。

然後,他這家伙跟我說,20分鐘可以寫完數學,所以都不提早去寫試卷。
這件事情,我表示跟他沒完。

明天小考數學,要炸。

其實他不是正統(?)名義上的竹馬,只是比較好區分而已,我們也只認識快十年2333

所謂男女純友誼,這就是表率
他真的越大越不毒舌我,有所成長,突然覺得是自己退化了。(?

回家之後還有點難受的事
不過好睏哈哈
也不想打那些了
今天整體這麼莫名
我當然要莫名結尾


我在說什麼

好睏
晚安(・ัω・ั)

別害怕
我們都孤寡

望著高樓的窗外,頭戴式傳來了這句結尾。

記0908.我有一個朋友

我們認識也要邁入第十年了。
相遇是在國小附近的安親班,
我只待了一個學期。

三年級的時候被分到了一個班。

那兩年,我們是個三人組。

五年級的時候還會偶爾發下臉書,約出來打個遊戲甚麼的。

六年級基本有各自的生活圈。

國中以後就沒甚麼再見。

大約是國二左右去辦了IG,看到她的帳號,內容全部都是攝影作品,還有一些詩作散文,以及去日韓交換學生的感受。

我不太喜歡那個地方,所以很快就卸載了。

過了一段時間又拾起,她那時候開始學西班牙文,要考文藻。

前幾天她突然傳訊息和我說:
她考上了中山的應用英文,
跟我說想要轉系到日文。

也問我,要不要出來吃個飯。

我說好。

昨天見了一面。
她是從公司趕來的。

前天在確定時間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一點多,她還和我說:我還在公司。

她化了妝,頭髮染回來了,打扮很成熟,一點也不像是同齡人。
她放下了手提包,我們閒談了幾句,許是太久不見,話題也沒那麼早光臨。

她從不太大的包包裡拿出了,快佔據袋子一半容量的單眼相機。
和我抱怨說,我沒帶記憶卡,應該可以用吧。

然後對著桌上擺設的乾燥花開始拍攝,不得不說,那個架勢很好。

但是真的沒辦法拍。
相機螢幕上的 請插入記憶卡,讓她崩潰了很久。

我問她,工作是什麼?

她指了指單眼。

我震驚了很久,
問她為什麼公司會去找到她,因為她做了一兩年了。

她說,
之前在臉書發了一些作品,
就有公司來問她了。
條款列的很清楚,待遇除了沒有勞保外,全部都和員工一樣。

她說,
她之前在國中的時候,在學校都在睡覺,因為晚上要工作。
在家裡是個十足的魚干女,鯊魚夾、吊嘎、短褲、大眼鏡、後製軟件。
家裡電腦桌上基本上只有吃完的餐盒、相機、大耳機。

她說,
她要轉到另一間私立中學,還是要讀應用英文。
也要找時間辭了工作。

她說,
如果我有好好上課,我想我應該能上文藻。

她說,
她古箏最高級沒考過,因為評審老師沒有聽出她的情感。
她笑著和我道:那是一首古曲,我是要怎麼融入。

她古箏學了八年,
為了不被當成小孩學了兩年化妝。

她說,
之前國中的時候,
週一上古箏
週二到週五要工作,
週末要上西班牙文。

她說,
我哥還記得你欸。
說要和朋友出去,他就說是不是那個 姓 甚麼 名 的。

我同她道,
我跟我媽說我要和一個國小朋友出去。
我媽也說,是不是你很好的那個,家裡是算命的。

大她七年的姐姐當年還是個學生,哥哥也是。

現在一個是英文老師,
一個是教觀光科的。

而且她姊是中山的,每次在學校遇到都要裝不認識。

她說,
她學了機車,因為方便通勤。
之前還把老哥車撞壞,急忙去提款修理,回去的時候,她哥還說,煞車怎麼怪怪的。

她說,
下個月她要去十天加拿大,
說要寄明信片給我。

她說,
三年後我要移民,不會待在台灣了,如果要見我,就靠這幾年吧。

阿根廷。

我說,
可以啊,反正我又不忙。

她說,
屁啦,高三的時候我打給你,你一定會說:「閉嘴,我在讀書啦」

不得不說,那個模仿語氣我快笑死了。
明明我很溫柔的。

她說,
移民是只有她和哥姊。
回來也是看父母或是玩啦。



她和我說,
其實我很感謝我父母,
他們讓我享受到很多,
他們說:反正你的人生你自己選,就算糟糕,也是你自己造成的。

這樣的放任態度。

我真的很羨慕。

她知道自己以後要做什麼。

她點了一盤薯條,說是請我,我跟她說我們平分,她只是一句:吼、反正我有在工作,你就吃就好啦。

雖然最後我也沒怎麼碰,但是啊,這段我印象特別深。

走去捷運站的時候,她手上提著沒吃完的薯條,是塑膠盒子、透明袋子的模樣。
我們走得騎樓,賣資訊用品的店員在外頭攬客競爭。

我從捷運站走去餐廳的時候,被詢問了很多次,但回程的時候實在風平浪靜。

因為機車,只能走在後方幾步的我,看著不少店員對於她手提的薯條投以目光時,我偷漾起笑容一段路。

走到中途,她也受不了,突然停步。
把包裡的單眼拿起來掛在脖子上,那盒薯條佔領了一整個黑色手提包。

和我說,
其實我覺得用袋子裝就可以了,這樣超麻煩欸。
而且我好久沒這樣對待相機了哈哈。

我問她,你以後要做什麼,是攝影相關的吧。

她說對啊,也可能當翻譯吧。

她跟我說,她數理不好,腦子唯一適合的只有英文。

她問我,喜歡看詩或散文嗎?

我說嗯、你今年的文學獎要投稿嗎?

她說,看看吧,之前參加過兩次,你呢?

我說我還沒寫哈哈。

她得過一次特優,一次優選。

她很厲害。

清楚自己需要甚麼。

跟她聊天,還是那麼的歡愉。
話題可以從東聊到西。
配上她的顏藝和白眼,我真的可以笑很久。

想起之前和青梅久別聚餐,
雖然話題跟氣氛沒有這次好,
但是,只是見到了很久沒有見的,
陪伴過自己好一段歲月的人,
就挺高興的。

她從計程車急忙下車,到了餐廳。

踏進門時還沒有看到我,四顧看了一下,見到揮手的我,驚愕閃過一瞬,揚起的微笑。

她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是好久不見,只是說抱歉讓妳等了。

那個嗓音沒有改變。

還是能夠和多年前,還是個還在身高生長期的人重合。


想到甚麼就打了。

這頓飯從十二點半左右,吃到下午兩點多。

她在三多下車,趕回去公司。

她說她昨天三餐都沒吃,早餐因為沒趕上校車,午餐因為前天訂餐時在睡覺沒有訂,合作社又超級遠,洗完澡頭髮還包著的時候要吃晚餐,就被公司找過去開會,五點半就急忙吹頭髮化妝穿衣服出門。

九點多和五六年級那些很好的人約了咖啡廳。
卻是十點才趕到。

但一會兒又被公司喊回去改圖。

昨天只喝了一杯綠茶和咖啡。

在捷運要分開時,
我跟她說,
週日如果沒上班就早點睡覺,
三餐按時吃!

她之前接乾燥花拍攝,也就是業配。
現在主要拍情侶和新娘照。

她有男友,
她哥的朋友,工程師、現在在馬來西亞。
現在交往了半年。

前男友交往了一年半,是學長,如今在美國了。
我跟她說,你們也算長情了啊。

她問我,
你父母阻止嗎?

我說,
阻止啊。雖然我媽初中就交男友了。

她說,
哈哈我媽也是,所以他們其實挺讓我自己決定的。

她之前當了三年班長。
也當過司儀。

之前的老師知道她的狀況

之前她每節課都是喊起立敬禮就開始睡
老師還會在換科目的時候喊她

她也會反抗老師
但還是很得老師和同學喜愛
因為有條理
回應也很好笑

她就是一個,你不管把她放在哪,都能夠好好活出自己色彩的人。



嫉妒嗎?

其實有過。

但更多的是憧憬和羨慕吧。

我不相信所謂放任教育,會養出甚麼不好的孩子。
身邊有個和她父母說了同樣話語,讓他自己決定人生的朋友,考上的雄中。
每天自律讀書,沒有補習,卻是長年的校前五。

因為最後衝刺的時候,座位在他隔壁,很明確看到一個人是怎麼把一切投注到眼前試卷,有問題就瘋狂逮著老師。

我直屬學姊也是這樣的教育。

我高中現在的班長也是這樣的。





真好。

自己打這篇只是當作紀錄。

因為我很想念她。

昨天吃完那頓,我思考了很久,也知道自己的徵文內容大概是甚麼形式了。

這篇很雜。
想到就打的。

扯個比較題外的吧
不想要重開一篇發文

簡單用一句話敘述就是

最近又在思考活著的意義了。
意外跟生命教育課的序章內容重疊了。

好煩,
未來找不到的我,真的很想去綜合高中。

我討厭讀書。

我跟她一樣,都是坐不住的人。

她跟我說

你以後應該也讀三類吧
醫科

我說
你怎麼跟我媽一樣啊,你們是串通好了吧wwww
可能吧,畢竟我沒什麼能做的

她就比了個六,模仿打電話

喂、jx媽媽,嘿、讀醫科嗎?好哦!

挺好笑的。
明明都是這種我從師長朋友聽了數來遍的問句,但她說的,我卻不反感。

我和她說,
我要不是我媽,我絕對不會填這間。

她說,
唉,畢竟他們都是為我們著想。

是啊,
明明我們都清楚不過了。

啊、說要打點別的,最後又扯回了這裡。

昨天真的扯了很多,
總會突然想到。

好了。

晚點再談吧。

希望我身邊的人都能夠
按時吃三餐、睡滿八小時。

抱怨人生
就當我在碎念

之前報了個程式設計的培訓
是網站公布的
它是寫說 只要是高中職 有興趣者可以報名
詳情要傳信件去問體育組老師

然後我傳了
內容有說我沒有絲毫基礎,只是單純想學(大概是我本命女神刺激到我,加上暑假翻了C語言的書覺得很有趣)

她回了

我去了(?

結果那天我去體育組跟她當面談的時候,她就一直反覆問我說

嗯……妳沒有學過啊。
這樣好嗎?
報名了就一定要去,不要一時興起,報名結果不去。
妳真的沒有學過嗎?
這樣很吃力欸。
遇到實作的課程怎麼辦。
妳真的要報嗎?

反正說了很多,
基本上言外之音就是
妳別報了,留給需要的、有能力的人吧XDD

我其實挺難過的
因為我真的想學

我們學校是那種
妳一定要先有相關經歷 才可以去參加這個活動,
不是那種讓妳去探索未知的,讓妳去理解去接觸。

我不太會解釋啊啊啊

就像是我報名學習特教相關的志工,也是要求以前要有經歷,如果沒有接觸過特教就完全報不了。

其實我可以明白這點,畢竟沒有人會花時間去重頭教導你,也怕你是突然心血來潮。

但還是特別難過吧,如果我之前有稍微去明白這些就好了,國中到高中我覺得最難的反而是這裡。
不再像小孩一樣,能夠被人教導。

但是中間這段經歷的空白,到底要怎麼填補。
學校所有額外活動幾乎都是這種制度,想要去接觸新的方面,是很難的。

因為有無數人跟你一樣想要報名,但是履歷比你好看。



反正我當下超級想跟她說

如果真的不方便,那我還是不要報名好了

但她一直一直一直講
我也不好意思說
畢竟她先說了報名就不要退出
我實在很難和她開口反悔
最後還是報了

但我超難過
寧願去圖書館借書自學,也不想去兩個全天。

大概是自己在去接觸前就完全被否決很難過吧

我數理真的不好
特別討厭的那種
沒有絲毫成就感
只有滿滿的空蕩

但我盡可能的再去用不同方法切入,重拾喜歡數學的契機。
當我看到C語言的書的時候,我就覺得大概是它,
那時候是跟朋友去的誠品,她說我這種人竟然對這樣的書看得入迷。

因為知道自己不聰明。

所以被人點破之後,格外想哭啊。


而且那兩天有一天,原本有一個沒有限制的特教志工活動,我特別想去,可是公布太晚,我來不及更改。


其實我很害怕。

身邊的人都太聰明了,
開學第二天,就有不少人拿著發下來幾日的講義去問問題。

我是一個很少複習的人,第一次能夠天天盯著書本讀上今天內容。
那真的很可怕。

所有人都在努力,自己卻一直在那裡停步。

可是小考出來的成績、現場抽問的反應和回答,無一不是在昭示自己的愚笨和制式化。

我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我以前很喜歡讀書,把科目都當成興趣,把數學當作發呆時的玩物。
但我怎麼會成為一個上課容易恍神,翻開書就想玩樂,看到數學只想逃避,或者翻解答倒推的人?

真的很累。

前面兩天,我可以說服自己要努力。
這幾天開始就特別心不餘力,
只能夠在一些很微不足道的事物上找一點點快樂,盡量把微笑投注在其他事物。

我總高估自己。
報了很多不知道會不會錄取的東西,
刊物、資研、特教志工、服務志工。

我不知道,我這種連讀書都做不好,又沒有長才的人,有甚麼資格去做這些事情。

也不是甚麼自卑,只是很清楚自己真的沒有特點。

琴棋書畫一項不會,
國英數理完全不行。

先睡了
太睏
晚安

後補

動態展&雜談

寫週記前的一個整理。

今天晚上是動態展,
就是那個新訓大雨停掉的展覽。

雖然我對於社團遴選都要結束,才看到表演這件事很難過QQ

第一個是國樂
其中一曲是 手掌心,超好聽
但可能是我個人有先報了流樂,怕樂器負擔太大,我對國樂的熱忱沒有那麼高。
雖然很喜歡這種音樂XD

第二個是民吉
有兩團
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第二團主唱跟第一團打木箱鼓的學姊,前者唱得一首很耳熟的英文歌,流利標準、發音清晰、真假轉換超棒!!!
後者是在副歌開始前還沒有要打鼓,然後突然左右揮起手,結果全場變成小型演唱會(?
雖然同排的人拿著手機開手電筒揮,閃光的我內心有點崩潰qqqq

第三個是天文
第一個出場的話劇,
雖然劇情很莫名其妙,但真的會爆出迷之笑點,連 哭倒 長城 這種梗我都笑了。XDD

第四個是康輔
但我發現我有點忘記內容了(?
等等如果想起來再回來打

第五個是漾舞
被學姊撩到的第二個瞬間
第一個是天文社的話劇,突然撩妹狂魔人設的主角來了一句:我不去西天取經,我娶妳。
瞬間全場女性暴動,超可怕,聲響僅次於熱舞表演。(?


真的身材超好,整體舞蹈很美很撩啊啊啊,但可能是我做得中間偏左,所以覺得隊型很偏XDDD

第六個是合唱
我目前想要的正社(?
其實蠻意外是阿卡貝拉的形式
還有兩個學姊Rap,只可惜聲音太小了,坐在後面聽著 飄向北方,但是只能看到口型跟其他人的人聲伴奏qqq

第七個是大傳
所有裡面我最喜歡這個短劇XDDD
可能是因為本身就是戲劇性質的社團,真的整體表演超流暢,故事結構跟人物設定都很清楚。
很多小細節表現的很好。

整體圍繞的是
大傳因為A的隨意打賭要廢社
然後開始吵架

內容大概是三個角色
A打賭的主角
B呆萌,抱著一包樂事,貪吃的設定
C性感(把衣服鈕扣上扣,然後到露肚臍高度?)、驕矜

總之就是六七人在等賭局結果出來,然後C接電話發現輸了,C直接走幾步,暈了過去,直接癱倒地上
B就過去戳對方,對、戳,看還有沒有活著。 然後一直喊說:死了死了。

其他社員開始針對A
但這段劇情我一直在關注B邊問邊戳C,然後C就各種超討厭的踢腳,想把對方戳在自己小腿上的手指用開那種感覺(?

總之小細節很多XDDD

後面A在自責,突然冒出一個我看不到臉,但覺得超可愛的魔法師。
就開始回憶過去巴啦啦的,當魔法師要讓A重回打賭前的時候,她從身上背著的大包包裡找工具,先拿出了衣架,然後下一個是斧頭2333,最後是那種塑膠魔法棒。

於是
她喊了一句

霹靂卡霹霹啦啦
波波莉娜貝貝魯多!

還趁機輪了一圈敲所有倒在地上的社員頭。(?

最後在A震驚自己真的穿越回去的時候,魔法師還拿著斧頭遮住臉,從後方走過去,超級可愛XDDD

然後C會在左側舞台偷偷對台下送飛吻,
超級符合自信正妹人設XDD

總之我挺佩服的哈哈


第八個是吉研

比起民吉
我更喜歡吉研的吉他音色
特別舒服
大概就是廖氏音樂的那種感受XD

他們彈得是千本櫻
但是超棒
真的

第九個是有氧

跟我想像中差很多的舞蹈類型,就是介於漾舞的撩和熱舞的帥氣中間,配合很棒!

第十個漫研
一個以綠野仙蹤為底的穿越短劇
角色有 綠谷出久、尤里、初音、銀魂的伊莉莎白等等六七位角,我覺得挺有趣的
不過任務提示和敘述都是用Goggle姊,但是控音量的好像有點失誤,很多都沒有播完整,還有些會重複播放qqq

第十一個熱音
據說我大學姊是表演這團的主唱(?

我當下超後悔自己報流樂,因為熱音站上台就超級有K-on的fu啊啊啊啊。
燈光超棒,明暗色調超完美,氣氛也很燃,間奏期間學姊還在介紹團員XDDD

第十二個童軍

最最最意外的

我以前學校的童軍社都很閒,也以為高中可能也是這種比較安逸的類型,結果學姊一上來就是揮方巾那種、黃旗、彩虹旗幟。(還有一個甩燈籠?的我在想到底是康輔還是童軍)
重點是,超級好看,整齊度跟高度畫面感都超棒。

但這不是更驚訝的
而是下一段表演
他們
開始
前滾翻
後滾翻
各種動作
就是
那種會驚呼出聲的
還有一段是五個人把一個人的雙腿抓住,然後離地揮起來,一個施力,作為旗桿的人抓著童軍的旗幟直立起身,下面五人撐著力量把她抬起來,變成真旗幟在搖,超猛XD

第十三是弦樂
大小提琴
古典音樂真的很好睡眠XDD
剛開始沒多久一個學姊的譜就全部飛掉了,兩首曲目中間也沒有時間去撿,基本上全程是不看譜拉出來的。

超有氣質。

第十四個是熱舞

帥。

超帥。

超級超級帥。

發自內心喜歡那個力量感跟整齊劃一。

第十五個是樂隊

都是腿超好看的人組成的啊嗚嗚嗚。

厲害,特別振奮。

第十六個是儀隊

人數超多
大概三四種工具
當你以為人就這麼多的時候
後台就又跑出一群

衣服好看(?

然後很像西洋劍類型的那個道具我很喜歡,甩起來超帥QQQ

有五個人舉旗
中間是國旗
在最後的時候
周圍四個人分散成V型開始甩旗
國旗理所當然沒有動

然後退場
超級整齊
膝蓋的彎曲度都是一條線上的那種

但我朋友超期待甩國旗,所以我真不太懂她這種學霸的關注點(?



最後
我超佩服社聯的主持人
編稿要串自己的造型(紅心皇后&愛麗絲)和社團的表演名稱,還要帶動現場,內容製造笑點,適時的BGM和音效,真的很辛苦。
中途紅心的麥還收音問題,音量好像沒有收到,只有之前三分之一的聲音大小,幾乎是要用喊得才可以讓坐比較後排的我們可以靠著喇叭聽清楚一點。

還有後面的社團應援
幾乎喊得聲嘶力竭
最後幾個表演的時候
可以聽到有人嗓子都啞了啊啊

累了
明天補點日常

晚安

剛剛看完了亞運羽球的男女單決賽
小戴真的很棒

又想要聽趙雷的歌
每次看完體育比賽都會有這種想法啊

晚點再補一點吧
小說快看完了
啊嘶

雜|散

有好多想說的話。
但也不知道怎麼描述。

總覺得最近很快樂,
朋友口中樂觀的我可能是事實?
大概只是我不願去想很多事情。
換而言之,還是逃避。

還剩幾天開學啊
都快算不明白了

腦子裡繞啊繞
是哪首旋律

頹廢至極
還要裝的很有意義
想把生活呈現給誰看啊
虛偽至極

又想去書店待上一天了
看這午夜的大雨
明天能不能出去都是個謎

其實我期待高中
但我害怕未來

一步步被規劃
做著不想要做的事情

打從心底的厭惡科目
討厭這樣的自己

特別思念小時候那個
讀書讀得是興趣
寫數學能夠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找得到成就感
的那個人

而不是現在這種
成天不知道怎麼浪費時間的人
看著就噁心

自我棄厭的狀態
甚麼時候要結束啊

現在只是第三個月的輾轉
這還僅是個開始

真想當學霸。
羨慕那些會讀書,還有才華的人。
還怨不得誰,
看著自己不思進取的模樣。

原諒我還是沒打出快樂。
畢竟認真思考,
實在太容易情緒波動了。

座號重編
聽人說
是被質疑用成績排號碼
我看了看自己那個落在末端的數字。

其實這個質疑可信度很大啊。
畢竟自己真的很僥倖。



原本睏了,打一打也沒睡意了。

剛好青梅傳了訊息

其實我們不熟

明明認識很久
分班還總是分到一塊

大抵我真的不擅長交際

她應該很希望我能跟她朋友分到一班
但我依舊
還是那個沒有熟人,沒有熟人的熟人
的分班運勢


晚安
我得改改作息了

快樂點會比較好睡
真的

別想太多了
累人

當個別人眼裡的只會哈哈哈的傻子多好

所有人都將待你融洽
但相同的
也不會跟人有過多的牽掛

好好生活,
畢竟我還想要多留存呼吸的喜悅。

不去想。
對身心都好。




然後我超想跑步
雨是要停了沒啦
每次出去都開始下雨
請讓我去拍 雨神同行
冬末春初缺水找我

/

人活著真沒意思,清醒的時候總是痛苦,而不痛苦了,卻已經麻木了,那樣的生命如行尸走肉,生存,根本毫無意義。

他將很難去解釋自己生命的意義,要在渡人的無涯苦海中嘗到一些幸福的滋味談何容易,或許如此,人有了幻覺,依附於此,得以苟延殘喘。

先看了八章,睡覺。

挑了兩段喜歡的部分。

也許看來會覺得很喪的文字,卻是對某些人最好的安慰。

以下沒啥邏輯,就這樣。

有時候我看這類作品的時候,會去想到底作者都經歷了什麼,一定要這麼報復社會嗎?

可卻偏偏在這種文字中,看到了自己蜷縮在一隅。

現在這個連凌晨都有喇叭的忙碌社會,誰沒點故事啊。
哦、我只是個住在交流道附近,晚上還常常有飆車族不睡覺要刷存在感,感到很無奈的人。

還有很多想打的,但有點想要發呆,看著天花板繼續輾轉難眠。
可能等看完再說吧。

想一想,有些東西還是不要丟到有現實親友的地方好了

/

明明不甘於平凡,
卻始終不明白所謂的閃光點到底是被壓到哪了,
反倒是不停找到劣根性存在過的痕跡。

等等、我「不」這個字的重複率太高了點吧。(重點誤)

是說腦子裡有部長篇的構思。
下午突然想起夢裡的內容,延伸後整個三觀不正很帶感,但感覺隨時都會被抓去感化的那種題材。(何
可是每次想這種寫人性的梗都停不下來啊啊啊。

但是……
我洗完澡之後就忘了腦補出的很多內容,連夢裡都是。
果然水是一種可以讓人重置的東西嗎?
現在超後悔沒有先紀錄下來。(´・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