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籬

▶方博
▶周雨
▶尊爵/蹲蹲/阿任♥

/基本上就是月中眠的末期迷妹了
/日常吸濤

頭貼繼科,
一個把我帶入這一切,喜歡上很多事情的人。


用文字告诉你,我与我那不算强大的心灵,他们的故事。

果然每到冬天都會特別感性,還是只是因為今天恰好都翻到了回憶。

晚上的時候翻了電腦資料夾,看了兩個,一個是那個承載我六七年故事的遊戲的截圖,一個是跟損友當年沉迷遊戲,編了一串完整故事的紀錄圖。

2010到現在七年了。
一個在台灣,一個在香港,一個在馬來西亞。
我們素未謀面,憑著條網路線認識與離散。

熬夜熬到三更半夜,就為了和對方多聊幾句。

語音電話打上幾個小時不停歇,就是為了更迅速的吐槽彼此。

每次回家開個網路,臉書群組的訊息響上個幾分鐘都不帶喘息的。

很簡略地打一兩個字符,就能夠理解對方的狀態。

那是我們三個。

2017年,一個人步入大學也許久了,一個人選好未來也一段日子了,一個人總是學校補習家裡三點一線。

沒人會在耗費精力在網路上頭,畢竟未來要面對的是現實與那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生活。

大學的那傢伙,以往我們每天不貧上幾句都不自在,現在一個半月也等不著對方的音訊。

選攝影的那傢伙,縱然平時不常聯繫,可寒暑假不開個語音,痛快地打場遊戲總不舒暢,如今約個遊戲彼此也都得推脫上個半天。

我們曾在留言板上給彼此一段話。

好像有那麼幾句都重複過。

「一輩子的好姐妹。」
「長大後我們一定要見上一面。」

現在我相信七年之癢了。


不過,只要知道妳們都好好的,過著自己的生活,那就足夠了。





——

再翻報名資料時,抽屜裡發現了這樣一封信。

寫的內容我其實看不懂了。

那個給我信的朋友,我們也不聯絡了。

信裡提到的那個男孩,我也終於不喜歡了。



到底想說甚麼呢。
我也不知道了。

就只是有點想念一些人事物。

好想擺爛的那種心態又出現了。
可是已經沒有值得信任的人,會聽我在大半夜裡傾訴了。


唉唷媽呀
怎麼這麼矯情23333

反正我明早去學校估計又放飛自我了

還是趕緊把握一下難得正經的自己,這真的太久不見了。

又快要一月了。
時間真快。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以前音樂課就想唱「時間煮雨」的關係吧。



我也明暸,人的一生過客很多,可就是留下的回憶太過深刻,這些人才難以放下。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