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籬

▶方博
▶周雨
▶尊爵/蹲蹲/阿任♥

/基本上就是月中眠的末期迷妹了
/日常吸濤

頭貼繼科,
一個把我帶入這一切,喜歡上很多事情的人。


用文字告诉你,我与我那不算强大的心灵,他们的故事。

基本上——光與暗、鬧與靜

小時候,父母還跟自己睡的年紀,我還挺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在電視關閉的時候,漆黑的,仰躺在小床上。

有時會盯著那有些輪廓的燈,和一旁大樓的灑水器。

我還挺喜歡那樣的,安靜。

以前想像力比現在好太多了,比著自己的十隻手指,演出了多少個八點檔故事,我也數不清了。

我感覺的到右手的母親,有時候她突然起床,會摟住我,再次入睡。那時候的她,也不需要什麼藥,身體也好,總是不一會兒又發出呼嚕。

左手的老爸,睡得總是響。
看膩了天花板,玩不出新劇情,一個翻身,就能見他那中年男子的標準肚子起伏。

也許是小時候自己的個性……也可能到現在都很奇怪吧。XD
我很怕生,就算是從小看自己長大的人,小時候我都還是會躲在母親身後不吵不鬧,長大了也只不過是幾句疏離問候。

我不喜歡人群。
不喜歡交際。

大概是因為安全感吧。

長大之後,
自己睡覺的時候,
受不了寂靜,一定得有風扇聲或是一點光亮。

我也害怕睜眼。
畢竟自己很膽小。

棉被包裹住了全身,也只有那麼點溫暖。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以前就很害怕人。
大概是覺得所有事物到某天,他們想到了,就會離開。
留下來的,只是自己的回憶。
可是這對他人而言,並不足道。

沒有人知道你和他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那個東西對你來說有多重要,只有一個人記得,那就是遲遲不肯離開的自己。

有點跳了

我扯遠了啊啊啊
看我一個Move拉回來

我不知道這三年我們班到底是怎麼灌我迷魂湯的,總之自己變了很多。

很吵。
自己變得超級吵。

我受不了一個人的安靜,
可我也受不了極度的吵鬧。

我受不了自己的模樣。

每天讓自己變成融入的模樣,像個傻子,荒唐大笑。
明明這些事,都沒有讓我覺得玩手指有趣。

沒有辦法停止聒噪。
明明清楚這幾句垃圾話,我自己都不想浪費時間去聽人說。
但不得不做,只為換得一個與誰互動的機會。

其實這些人,對我而言,也是過客。
都會離去,可我還是用了比以往多的努力去討好。

還挺好笑的。
完全與自己的性格相悖。

也許是會變的吧。



靠北我以為可以收了
結果
我突然想到我一開始想打的東西,然而我已經找不回當時的感覺了,下丟一段大概,實在是金魚腦啊啊啊。

補習班有一群……不、應該說,除了我以外的那三四十人都是學霸。

數學課,
身邊坐了一個。

那真的是光。

內斂、沉穩、耀眼。

PS.
睡前
不要
喝茶


-D7

然後我是怎麼能扯出這麼多不相干的啦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