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籬

▶方博
▶周雨
▶尊爵/蹲蹲/阿任♥

/基本上就是月中眠的末期迷妹了
/日常吸濤

頭貼繼科,
一個把我帶入這一切,喜歡上很多事情的人。


用文字告诉你,我与我那不算强大的心灵,他们的故事。

最後、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

不,其實也不多。



明明很睏,卻還是高興到了凌晨還遲遲不入眠。

七八點的鬧鐘一響,就再睡不下去了。


包裡放著一封信封,和兩條早上做的餅乾。

下午一點,躺在床上不想移動,襲來的睡意,但還是撐著洗了個澡、換衣出門。


一個著急,搭了反向的捷運。


下午兩點十分,終於到了書店。



兜轉了半小時,沒找著人影,拿了本書就窩在角落看起來。


摘掉眼鏡的閱讀。


後來看了一會,脖子抬起來轉了下,一抬眼就見一個白衣少年。

近視六七百,看甚麼都費力,卻能清楚地靠著輪廓,認出那個距離幾公尺還有著高低落差的人。


六年啊,

有整整四年的時間,他沒有正眼看過我。



我那時開了手機,

竹馬說他到了。

我回了一句。


然後收好書本,再次抬頭時,那兩人已經不見了。

看著手上那本並不太吸引自己的小說,想著先放回去,順著原路走去。

那兩人正好在那一個區域。


但我沒有走過去,沒有自然地打聲招呼,只是默默地繞了一圈,從他們對面的路口走進。

但他們沒有看到我,我也沒有那個勇氣。


是啊,

我一直以來都沒有那份勇氣。




所以,即便我跟竹馬終於在我這般的閃避下遇見。

我原先只是出來看書,但剛好跟竹馬撞上時間地點,他就問我能不能幫他挑書。



少年沒有跟著我們。

不知道在擺弄手機作什麼。


從頭到尾,

我們並沒有說到一句話。



說實話,三人的時間只有幾分鐘而已,就分開了。

我沒有關注他們想要做甚麼,

這樣繞來繞去,剛好掃到一本小說的我也就抱著他磨了半個多小時,又趕往下一個地方。



和國小同學聚完餐後,我跟一人同趕往另一地點,今天事情可真連貫不是?


少年也在那,

就在右側斜後方的第二排。


跟後面的朋友聊天時,轉身的角度那人的身影依舊清楚。



九點多活動才結束,幾乎待到最後的我們班三個,加上少年班上兩個,五人一同出了門。


他們走了左出口,車子停那的我,依舊是走了右出口。



外面下起了雨。

急忙拿出了傘,打起,走了一段,車子停在最旁的線框。


少年跟朋友就在倒數第二個線框處。



白衣黑褲,一把深藍的雨傘。


躺在包裡的信封和餅乾。




其實我很幸運。

真的足夠了。



沒有帶上雨衣的我,

撲面的水滴,

紅燈,

只有一台腳踏車的T字路口。


有個聲音跟我說:"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想要哭泣是必然的。


但挺好的,不是解脫感。

只是謝謝,謝謝相遇過。




不說了,

一直自動播放到那些很虐的古風情歌,音響、左右兩側,簡直狠啊。





晚安。


其實我不難過。

只是會有點無奈?

算了,我也找不出一個詞來形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