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籬

▶方博
▶周雨
▶尊爵/蹲蹲/阿任♥

/基本上就是月中眠的末期迷妹了
/日常吸濤

頭貼繼科,
一個把我帶入這一切,喜歡上很多事情的人。


用文字告诉你,我与我那不算强大的心灵,他们的故事。

一個張繼科,一個方博,一個周雨。



最近老想起被我拋棄的人事物,損友也好、家人也好、夢想也好。

說實在的,
我還是不能釋懷。

我只知道當我回頭時,損友已經跟我走上不同的岔路了,她有新的人生,我也是。
在對方的新旅程中,我們已不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只是一個熟悉的好友。
回不到那些徹夜暢談,互吐苦水,一夜通話的日子。

七年,
多長啊。

足以讓我們從國小到國中,從國中到大學。

也足以讓我們分別。


每次生完氣,總是對不起爸媽。

肆無忌憚、蠻橫驕縱。

很厭惡他們規劃自己的人生。
可是,
我也不能失去他們啊。

未來跟親情,對我而言是二選一。




我不夠努力。

所以今天才落得這樣的結局。

最近很容易哭,不管做什麼都會想到夢想。

太晚了。
太困難了。

她說:醫學系吧,你看看你大伯的兒子。

她說:現在工作難找。

她說:風險太大了,我們不要好嗎?

他說:哦。

他說:嗯。

他說:啊。

在一開始,我不斷地再給我父母灌輸那個領域。

我以為會有用,會打動他們。

可我錯得離譜。

我能怎麼辦。

如果嘗試了,我會很開心。因為我終於為自己活了,我終於找到我的人生目標了,我終於有點用了。

如果不試,我會被自己折磨。深深地愧疚感對著自己,在夜裡不斷思索,會對一切絕望。

可是,這樣我卻能讓我父母的晚年有了更高的保障率。

所以呢?

那道選擇題,我選了親情。

可我卻也把那份絕望,轉成憤怒指向了他們。

所以,到頭來。
我到底剩下什麼?

什麼也沒有。

评论